大理有哪些危机公关案例,如何选择正确的处理方式?
时间:2019-11-28
大理有哪些危机公关案例,如何选择正确的处理方式?
「媒体公关案例」

访苗建公关高级顾问田聿文先生

记者: 田聿文先生,很高兴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中国企业不太重视公关,缺少公关意识,你是如何看的?

田聿文: 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说这话的人应该说不懂公关,起码不懂中国的公关。中国目前的经济制度、政治体制、文化思想都处在一个复杂的转型时期,也就是说,企业的外部环境和内部因素都非常非常的不稳定。这种不稳定,给中国企业带来许多发展机会,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风险。所以,中国大多企业现在玩的都是走钢丝。而公共关系作为企业外部和内部的沟通机制,目前,在中国比在欧美、日本都要重要,而且要重要的多。所以,中国企业最重视公关,企业领导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公关,都在处理企业的对外沟通。如果说美国企业把80%的精力放在企业发展方向、产品改善、市场拓展上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家则要用80%时间来做公共关系,来研究政治、研究政策,其实这并不是企业自愿的,这是企业的生存。

记者: 你的意思是外国公司要向中国企业学习?

田聿文: 这是很明显的,中国企业最重视公关,也最会做公关。不要说中国的大型企业,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企业都要面临复杂的各种外部和内部环境,地方的、政府的、行业的、媒体的、大众的、工商税务的等等,而且错综复杂,最要命的是,这些因素还都是流变的,不稳定的,这绝对比得上高等数学、数论。而且,企业在做运算时,不但要考虑这些因素,把它们作为变量,而且还要把它们看成变动的变量,还要预测这些变量的变动方向。这些光靠电脑、靠网络是解决不了的。这里需要判断,需要智慧,当然这些都必需建立在多年的经验和思考之上。

记者: 国外公司在公关上也应该有很多经验吧?

田聿文: 国外公司是有许多经验,但那是在外国的经验,在中国是要从头学起的。因为,他们那里有稳定的各种制度。企业和外部、内部的沟通是有路可走的,是相对简单的。外国的公关可以说是“四则运算”,顶多也就是“二元一次方程”之类的,而中国的公关则绝对是高等数学、数论,起码现在是。所以,在中国做沟通,做公关,老外还是绝对的小儿科。

记者: 那么,中国企业没有任何向外国公司学习的东西吗?

田聿文: 当然有,欧美的市场经济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在市场开拓,消费心理,以及传播理论等方面还是有很多经验。中国企业当然是应该好好地去学习。但这是一种理论上的学习,也就是说学的是意识,是方法论。

记者: 如何看待外国公关公司和中国本土公关公司?

田聿文: 这个问题很可笑,我认为根本不存在什么外国公关公司和中国本土公关公司,只存在好的公关公司和不好的公关公司,在中国只存在中国公关公司。

记者: 你是否认为外资公关公司比本土公关公司更有经验?

田聿文: 我想应该说,有的公关公司比另外的一些更有经验,我不认为外资和内资有什么不同。

记者: 外国公关公司外语服务要好一点吧?

田聿文: 是吗?我不这样认为。记得,有一个公关公司的副总对我讲: “我们公司的最大优势是我们的英文好”,我说: “你们是不是只会讲英文”,他说 :“也会一点汉(韩)语”。我想如果我们在美国开一家公关公司,然后,我们说: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会讲汉语,美国人一定会认为你疯了。如果,会说英语就能在中国做好公关,那么公关人真是太多了。英语只是基础,我们也很强,雇两个老外不就行了。公关的主要优势,在于你对中国人、中国思想、中国市场、中国经济、中国政治制度等方面的了解,在于你自己的“内明”和 “身修”。能说两句“鸟语”就能做好公关,太可笑了。上帝保佑,他们还会讲一点汉(韩)语。

记者: 外国公关历史很长,所以经验多。

田聿文: 这对行业来说是对的,但对每一个公关公司却不一定对。公关是人在做的,人的经历是有限的。所以,重要的是人的经验而不是其它。到中国来的外资公司,如果不雇中国人的话,他们在中国几乎没有任何经验,所以,他们在中国要从头开始。

记者: 你认为中国公关存在什么问题?

田聿文: 我认为中国公关没有任何问题。中国公关问题是中国的问题,不是中国公关的问题。如果说真有点问题的话,那就是真正懂公关的人在默默的做,而有几个老外带着一群会讲两句ABC少女俊男却自称是公关专家,并对中国企业叫:你们真蠢,为什么不找我呀。这些人要向老子、孔子这些老前辈好好学习学习,当然这可不是十年八年能学好的,不过如能知道学,那就是进步的开始。

记者: 国内企业为什么不太愿意找公关公司?特别是外国的公关公司?

田聿文: 这个问题用不着回答!大巫是不会找小巫的,更不要说还要付钱了。我觉得应该是反过来,外国的公关公司应该付钱向中国企业学习公关。当然,中国企业要想进入海外市场,利用一下外国公关公司也是有必要的。但从整体来说,外国公关人在中国只好暂时先当学生了,当然他们可以赚一点外国公司(在中国)的钱,那也没办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

记者: 你讲到外国公司,你认为他们在中国的公关做的如何?

田聿文: 我觉得,很多外国公司在中国不成功,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做好公关,因为这些企业不缺人才、不缺技术、不缺资金。他们在中国的最大失误就是不会公关,不会有效地处理企业的外部和内部沟通,当然不是全部,但是大部分是很不成功的。

记者: 那么那些国际公关公司呢?

田聿文: 其实,那些在中国的国际公关公司,也许才是许多外国企业失败的真正原因。我刚才讲了,在中国公共关系比在国外要重要的多,也复杂的多。而许多跨国公司都将这些交给所谓的国际专业公关公司来做,而这些公司在中国80%—90%的员工都是些20多岁的年轻人,40的人,在这些公司里,你根本看不到,50岁的人更没有了。这批童子军,不懂政治,不懂经济,不了解市场,没有媒体工作经验,没结过婚,没生过孩子,没有很深的生活经历和磨难。没有这些,你是做不好沟通工作的,而且在中国,就算有了这些,还不一定够。我想,如果把我们这批童子军放到欧洲和美国公关市场,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能找到工作,所以,就更别说在中国做好公关了。

记者: 你是说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失败是因为他们没有做好公关?

田聿文: 一个企业失败的原因很多,最近看过两个研究报告,外国公司在中国没有做好,70%的原因可以归结为没有做好公关。在中国,把公关都交给这些童子军,是很危险的。尽管他们可能充满活力,但市场需要严肃,需要经验,需要成熟,需要结果。因为企业的沟通,绝对不是“美一美”、“雅一雅”、“爱一爱”、“灵一灵”就能做好的。

记者: 那么,你认为中西方在公关上有何差别?

田聿文: 因为我一直研究中西方思想史,特别是西方思想史,我觉得中国思想最适合做公关,因为自古中国人最讲沟通、讲关系、讲和谐,也就是说不认死理,而西方则讲理性、讲真理、也就是说是认死理的。

记者: 第一次听人这么讲,很有意思,那老外要向中国人学习公关了?

田聿文: 是的,要想做好公关,首先要学点中国思想。这也是我对欧美公共关系专家提出的建议。公关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好像也是中国人发明的,开个玩笑,中国人最爱讲什么都是中国发明的。但公关好像还真是。中国最著名的人应该是老子、孔子、孟子了吧,而他们都是做公关出身的。不要笑,这是真的。他们都是“儒”,“儒”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公关人”,“儒”当时是一种职业,就是别人丧婚嫁娶时来负责协调各方活动的。相当于我们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产品推介会之类的。中国人几千年来的精神领袖们都是做公关出身的。因此,中国的哲学思想历来就不讲真理,而是“仁”,讲关系、讲沟通。“公关”是中国思想的看家本领。所以要做好公关首先要学点中国思想。当然不是要你读古书,读了当然好,关键是要有中国思想的那种意识,一些老外,没来过中国,公关做的也不错,主要是他已经有了中国思想的那种意识,这一点,世界各地是相通的。

记者: 你刚才说中西方沟通方式有区别,能讲得具体一点吗?

田聿文: 中西方在沟通上的区别是多层面的,可以是思想的,文化的或者是历史的,还有很多是下意识的,说不清的,只能感觉不能言传的等等,而且这些因素还相互作用,要想真正成为沟通交流专家,我说的是技巧上的专家,深入了解这些是非常必要的,是功底,但从更高一点的层次上来考虑,你还要“内明”,也就是说你还要是个善人,还要聪明,还要有智慧。

记者: 你能举个例子吗?

田聿文: 刚才讲到中西方的沟通区别是多层面的。如中国人不爱思辩性思维,而西方人则崇拜理性。中国人语言是说不清的,不讲道理,不分男女的,是形象的,而西方讲话是要有逻辑的,要讲真理的。在中国你是清楚不了,逻辑不起来的。当然,你也可以这样做,但是,没有人能懂你。举几个特殊的例子:毛泽东说: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老外都不懂,说这是什么意思?而中国人全懂了,并为之而激动。毛泽东说: “几亿人,不斗行吗?”老外更不懂,而中国人全明白,全上阵了,全疯了。几句话能让一个民族变得如此疯狂,可见语言的魅力。如果现在用来推销产品,那一定会得到巨大的成功。

记者: 是否认为要建立一个中国公关科学

田聿文: 不是,公关从来就不是一门科学,它是一门艺术,是艺术中最难的一门,因为它不象音乐和美术,不是对自己,也不是对自然,而是对一群人,而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我觉得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提出一些思路性、方向性或原则性的一些东西,让人们有一个可以参考的东西。

记者: 那么,你觉得具体如何才能做好公关呢?

田聿文: “大学”里有一段讲 “格物、致知、意诚、心正、修身”,我觉得做好公关的第一步就是要 “修身”,特别是做公关沟通的人,两脑空空,缺乏善,不懂“美”的人,是很难做好公关的。中国人讲“内明”和“外用”,“内明”是第一重要的,正如孟子所说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群善天下”,这是中西方文化的精华,人的精华。当然这不是一两天的事,但对“内明”的追求是所有善,所有成功,所有外用的基础。第二个要做好沟通,也就是要研究思想方式。沟通主要就是沟通思想,“内明”是你要有思想、有智慧,而思维方式是你如何表达思想,也就是说更好地理解和影响别人,这一点往往被公关人所忽视。这是一个极其复杂但又是极为重要的话题,这里要研究语言学、文化学、大众心理学、历史心理学、消费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也许还可以加上哲学,我不想展开。

我只想说,中西方在沟通方式上区别是很大的,西方那一套公关理论和传播理论在中国可能站不住脚(对不起了),一方面因为在思维方式上中西方是不一样的,另一方面在语言表达的方式也有很大区别,更为重要的是大众接收信息的习惯和思路也很不相同,所以,中国要建立基于中国自己文化的公关理论、沟通理论,特别要建立溶合了现代经济生活和现代科技成果的中国公关理论和中国沟通理论。

总之,公关就像做爱,要想做好,首先要你身体健康,而且要了解对方,还要不断的总结经验,这样,才能越做越好。当然,最关键的是,你要有爱,不要老盯着别人的钱包,那样性质就变了。

「媒体公关案例」

本文标题:大理有哪些危机公关案例,如何选择正确的处理方式?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wangluogongguan/6044.html

本文栏目:网络公关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