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新兴行业的网络公关,如何做好公关工作?
时间:2019-09-27

天津新兴行业的网络公关,如何做好公关工作?

「危机公关失败案例」不做“摇一摇”红包不会影响用户使用微信红包的时长。对于QQ、支付宝和微博来说,和微信争夺用户抢红包时间的难度并没有降低。

  微信今年不再做春节红包的营销活动,真是因为“摇一摇”红包的历史使命结束了吗?

  “摇一摇”的使命,或许并不是微信支付

  要回答好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摇一摇”红包的历史使命到底是什么。

  2014年春节期间微信推出红包,凭借社交关系的优势杀入移动支付市场。2015年微信成为央视春晚合作伙伴,外界普遍认为此举是为了进一步推广其移动支付产品。不过从后来微信推出“摇一摇”红包和上线朋友圈广告的节奏来看,和央视的合作更像是为了给微信的商业化造势。

  “摇一摇”是个广告位。用户之所以“摇红包”,是因为有广告主发红包。“摇一摇”只在春节这样的重要节日售卖,广告主也都是腾讯体系内的企业或者土豪级企业。这些客户更注重曝光,要增加曝光就要降低中奖率或降低单个红包金额,这两点其实都不利于推动用户使用微信支付。

  “切割”找平衡,朋友圈广告也更好卖了

  作为广告产品的“摇一摇”红包,用户体验其实并不好。

  最大的难题在于平衡用户和广告主对时间的需求。广告主最钟意的时间是除夕,但这一天用户有太多事要做,比如看春晚、吃年夜饭、用微信拜年和给亲朋好友发红包,这都比“摇一摇”抢红包更重要。即使对微信而言,让用户在微信拜年和互发红包,长期来看也更重要。同时,平衡广告主的曝光需求和用户对中奖率的需求,也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

  今年微信主动切割用户红包和企业红包。不过微信红包接口已经开放,企业可以在春节期间通过公众号给粉丝发红包,用户在微信里互发红包也不会减少。不做“摇一摇”红包不会影响用户使用微信红包的时长。对于QQ、支付宝和微博来说,和微信争夺用户抢红包时间的难度并没有降低。

  不过对企业而言,在微信发红包的成本显然是高了。没有了“摇一摇”的入口,企业只能通过公众号发红包。但公众号的打开率是个问题,想获得更好的效果就要借助于朋友圈广告。朋友圈广告门槛不断降低,并且可以按照区域、用户细分,明显是给中小广告主铺路。

  将广告主引导到朋友圈,这也符合腾讯的利益。2015年朋友圈广告上线,当年腾讯广告收入同比增长超过100%,2016年前三个季度的广告收入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相对于“摇一摇”,朋友圈的打开率、活跃度都适合作为一个广告平台。

  春节红包更纯粹,该是谁的就归谁

  这其实是好事,会让春节红包更纯粹。

  同样是发红包,微信红包和微博红包也都有社交功能,但二者仍然有明显区别。微信发红包是基于通讯录,这种关系和线下的社交关系重合度更高。微博发红包则是基于关注,和微信相比是一种相对虚拟的社交关系。

  给特定对象发红包更适合在微信,给不特定对象发红包则更适合在微博。举个例子,明星给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发红包肯定首选微信,给粉丝发红包则肯定是在微博。微信红包和微博红包的价值,笼统的说都可以强化社交关系,但两种红包建立在不同类型的社交的基础之上,带来的结果自然也就不同,既不能互相对比,也无法互相替代。这不是用户规模、产品体验的问题,而是使用习惯问题。

  随着微信不做“摇一摇”红包的营销活动,春节红包大战的焦点将更集中在玩法创新,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对广告主的争夺。不过,往年腾讯都说春节期间朋友圈广告收入都给用户发红包,今年不摇了,红包咋发呢?

「危机公关失败案例」

本文标题:天津新兴行业的网络公关,如何做好公关工作?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yuqingjiankong/1568.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控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