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哪些不良信息处理公司,如何选择合适的危机解决方案?
时间:2019-09-27

香港有哪些不良信息处理公司,如何选择合适的危机解决方案?

「如何危机公关」“创业者就是珊瑚虫,他们是用身体堆出岛礁,最后穿出海面。他们每一代人,都在用生命的某一个片段,来推动商业文明的进步。”  从2016年迈向2017年的跨年之夜,延续下来的不止有北京味道“醇厚经典”的雾霾,还有发愿至少“死磕 20 年”的罗振宇跨年演讲。

  2016年12月31日20:30,深圳湾春茧体育场,现场可容纳 12000 多人的演唱会场馆内,上座率接近80%。  

  数以万计的观众翘首以待的并不是哪位拥有“共同认知”力量的娱乐明星,而是从山川湖海而来,却囿于体育场内,看一个胖子为“时间”做的那点事…

  罗振宇罗老师称得上是真正的传播专家,在本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开始,结束了对2016年的简单复盘以后,便设下了一个“困惑陷阱”。

  “全世界好多事都只看到掉下来一只靴子。另一只靴子什么样、掉不掉、什么时候掉、怎么掉?现在一概不知道。”

  2016年“掉下来的一只靴子”谜底已经揭晓,2017年不知何时落下的“另一只靴子”,才是观众的关心所在。

  相似的谜题还有罗振宇提到的2017年的“5只黑天鹅”。

  与2016年AlphaGo狂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英国脱欧、特朗普赢得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三大神转折事件相比,罗振宇对2017年的5大趋势与变化的预测,更多的是以一个创业者的身份,发表对于行业的理解和思考。

  在长达4个小时的演讲中,罗振宇作为创业者,根据处在2016年的宏观环境下的自我感受,指出了2017年即将起飞的5只黑天鹅——“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迭代”、“后真相”。  

  时间战场

  在罗振宇看来,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再也没有什么行业边界了,每个消费升级的行业都在争夺时间。电影、视频、游戏、休闲、度假、直播,在时间维度上,它们都是竞争对手。”

  随着获取流量的袋口逐渐收紧,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获取用户的成本不断攀升。“在我们可见的未来,时间是绝对刚性约束的资源。一分一秒也多不出来。”  

  分食同一块蛋糕之下,互联网公司究竟是“御马监”、“御膳房”还是“翰林院”的身份已经不重要,谁占领用户的时间多,谁便能分得大蛋糕。

  其次,罗振宇认为消费者花的不仅仅是钱,他们为每一次消费支付时间。“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警觉,不是你不努力,也不是你的行业没价值,也不是你的价格不够低,而是你索取了过多的用户时间,大家付不起了。”

  罗振宇以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的表现为例,中国电影屏幕数量虽然飙升,但整个电影票房从去年的440亿仅仅只涨到了今年的450亿。  

  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未能达到预期定是由多种原因所致,但罗振宇认为“用户支付不起过多的时间”不无道理。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手游的崛起,不正是为了填补利用用户的碎片化时间所推动的吗?

  服务升级

  那么如何获取用户,延长用户的产品使用时间的问题,又重新摆在了创业者面前。创业两年多,罗振宇给出的解决方法是:

  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

  一种是帮助用户省时间;一种是帮助用户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在完成了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以后,全国7.10亿网民或深或浅地接受了互联网教育。

  在王兴口中的互联网“下半场”,李彦宏口中的“下一幕”中,互联网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也需要发生变化。不再是“粗制滥造”的草莽生长,而是需要深挖单个用户价值,提供精细化服务。  

  “这种商业模式,不是优化消费者在空间里的比较优势,而是在优化消费者在时间里的自我感受。”

  在用户有限的时间里,罗振宇认为创业者应该直接告诉用户“你不用懂。听我的。”让用户在自己的知识盲区里能“放心”。  

  这无疑就需要创业者们提供专业、优质的服务,甚至需要比用户更加了解自己。

  如何做到呢?罗振宇接下来谈到了“比脸还大,比肾都虚,但又不得不提”的话题——人工智能。

  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2016年,不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微软、还是中国的BAT,不管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大家都把重兵压在了人工智能上。”罗振宇在演讲中如此介绍道今年“红红火火”的人工智能。  

  虽是AlphaGo与人之间的人机大战点燃了人工智能话题,但从2010年开始,苹果已悄无声息收购了15家人工智能公司,并逐步将人工智能技术融入到产品之中,具体表现在Siri和无人驾驶汽车领域。

  Google则在人工智能领域广阔布局,从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家居到虚拟现实多个产品之中,未来都能看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

  Facebook的人工智能研究深深依托于社交网络的发展,从Facebook产品中获得数据,训练数据,得到的人工智能产品也发过来服务于社交网络的用户。

  微软则认为未来开启对话即平台Conversations as a Platform(CaaP)时代,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智能助手、VR等领域。

  国内BAT在无人汽车、云计算、大数据等领域对人工智能的布局,同样重兵上阵。  

  无意间人工智能被推上了下一个风口,但罗振宇认为,普通人对人工智能大多存在三点误解。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关于罗振宇对人工智能的解读,业内却有不同的声音出现。  

  商鹊网的CTO魏永鹏认为“门槛高低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视角来解读,说抬高也没错,说降低也没错,关键是,不是过了门槛就登堂入室了。还需要有一条通往神殿的路径。这条路径现在还是不清晰的。”

  这就有点像罗振宇一开始提到的“另一只靴子”了,人工智能的热潮已经掀起,但什么时候该项技术能够成熟地应用与我们的生活中,又会带来怎样地颠覆性影响,“现在还是不清晰的”。  

  里德·霍夫曼 - LinkedIn创始人

  相比于罗振宇对中国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自信相比,前百度IDL研究院院长、现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则要保守许多。

  “最近大家在说中国AI的人才、技术储备、研究、创新都有优势,这个观点我不太认同。国内学生在已经讨论出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去做拿竞赛、刷分,这方面我们很擅长,但真正做出 AlpahGo 这样的创新,咱们还差些火候,而且国内也缺乏孵化这种创新的土壤。今年深度学习原创性的基础研究在大步向前发展,然而我几乎没看到哪些进步是国内产生的。”

  认知迭代

  不同的人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认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人类现在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还处在初期阶段。但在罗振宇看来,“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的认知必须迭代了。”  

  网络上层出不穷的网络用语、热门段子、新生词汇,打破了地域、组织、性别、血缘等传统隔阂,毫无阻碍的在我们周围流行起来。社交网络使得个体的信息、价值观、观念和认知都平摊在互联网中,与亿万网友一同共享。

  互联网拉近了沟通的距离,却也将世界切割的更加破碎,互不认同的价值观和认知,便直接针尖对麦芒。能够将大量拥有共同认知的人聚集起来,便显得尤为可贵。  

  罗振宇以人人都认得的范冰冰举例,正是由于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才造就了明星的高价。

  除了邀请明星代言,多家互联网公司曾相继邀请周杰伦、TFboys、李湘等明星入职企业。不难看出,对于创业者来说,“蹭”明星人气,着实是为了应对获取流量愈加困难的无奈之举。  

  罗振宇同样为这一难题进行了答疑解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认知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谁能提出新认知,谁就占领未来。

  并以阿里造节“双十一”,京东年年与其对拼,虽未能赢得胜仗,却影响用户形成了“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的认知为例。  

  但这认知哪是能轻易占领的,对于一般创业者来说,“提出新认知”易,“占领新认知”难。  

  按照互联网的“721法则”,一个超级公司会占据市场的70%的份额,老二会占据20%左右的份额,剩余的10%由几家小公司分食。

  要想占领用户认知、占领未来,不比成为一个超级公司容易。

  后真相

  罗振宇谈到的最后一只黑天鹅,是在谈宏观的时代环境,也是在谈微观下的自己。

  “后真相时代的来临,最核心的变化是人们越来越不关心真相,而只关心立场、态度和情绪。”  

  “它带来的真正危机是共同体危机。我们2017的第五只黑天鹅。

  文明的进程不只是财富的膨胀和个人的自由,其实还有一根坚定而强韧的线索,就是建立共同体,换句话说,就是怎样定义‘我们’。知道我们是谁,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积累,安全才能获得,尊严才能建构。”  

  从“共同体”的角度而言,罗振宇认为创业者们之间的共同体,在这个时代会逐渐凸显。

  “我们定义的创业者,不仅仅是指那些拥有一家公司的人,只要他是试图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和更多的人达成协作,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他在我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创业者。”

  那创业者罗振宇如何看待创业者呢?

  我们是永远的犯错者。

  我们是永远的逃亡者。

  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

  无论如何来看,“犯错者”、“逃亡者”、“挫败者”,都不是形容一类人正面词汇,深谙传播学技巧的罗振宇为何会为创业者贴上这样的标签?

  回首2016年,我们看到了比Uber成立更早的易到用车在风雨中飘摇,故事还没有讲清楚却陷入“资金困局”的乐视,银隆汽车并购案受阻,卸任格力董事长的董明珠,一年内五次融资的共享单车,以及倒在寒冬中的创业公司。  

  无法否认的是,这些曾在时间洪流中或起或伏的公司,对于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的贡献。  

  “创业者就是珊瑚虫,他们是用身体堆出岛礁,最后穿出海面。他们每一代人,都在用生命的某一个片段,来推动商业文明的进步。”

  不以成败论英雄,成为了罗振宇的第一个新年祈愿。  

  2016年,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些可以标记自己的数字。2017年,我们推动它,也就是推动自己向上成长。

「如何危机公关」

本文标题:香港有哪些不良信息处理公司,如何选择合适的危机解决方案?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yuqingjiankong/1579.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控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