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税务局有哪些亮眼的危机处理案例?
时间:2019-10-18

忻州税务局有哪些亮眼的危机处理案例?

「处理危机公关」《京华时报》刊号确认注销——《京华时报》出到2016年12月31日,2017年元旦休刊;报社的编制被北京日报收回;报社采编人员将参加日报集团的内部岗位双选会。  近日有消息称,《京华时报》刊号确认注销——《京华时报》出到2016年12月31日,2017年元旦休刊;报社的编制被北京日报收回;报社采编人员将参加日报集团的内部岗位双选会。

  从《京华时报》看纸媒

  《京华时报》是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新闻类综合性都市日报,创刊于2001年5月28日。2011年9月2日,《京华时报》改为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完成了从中央到北京地方的转移,当时恰逢《京华时报》十周年。从创刊至今,《京华时报》已有15年历史。

  《京华时报》的发行量稳占北京早报市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绝对发行量遥遥领先其它竞争媒体。在较短时间里实现了北京早报零售市场第一、北京早报总发行量第一。覆盖率达100%,处于强势地位。2010年10月,在世界报业、新闻工作者协会发布的2010年全球报纸发行量前100家报纸中首次进入世界发行百强行列。

  《京华时报》还曾自2005年至2010年,连续6年被世界品牌实验室及独立测评机构评为“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逐年递增;且连续多年被授予“中国最具投资价值媒体”等多项荣誉。

  如此“大牌”的报纸停刊,纸媒真的走向没落了吗?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纸媒风光不再,这是不争的事实。首先最大的问题就是读者的流失,互联网时代下,人们的阅读方式发生很大改变,直观的看,几年前地铁站免费发放的报纸还会遭到疯抢,成为人们上下班途中消遣的工具,再看现在的地铁,人人捧着手机、平板之类的智能设备进行快速浏览新闻,报纸根本无人问津。

  其次是广告下滑,2013年报纸广告刊登额下降8.1%,降幅超过了2012年的7.5%,而2014年开始都市生活类报纸多个支柱行业广告出现断崖式下滑,拉动广告整体下跌,报业经营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另据资料显示,传统媒体广告中,电视增长6.5%,报纸下降7.5%,期刊增长7.5%,广播增长9.6%,户外增长2.0%。纸媒成为传统媒体中唯一一个广告负增长的媒体。

  再者,纸媒还面临着盈利降低、渠道衰减等许多挑战,在这个同质化竞争的漩涡中,或一息尚存,或轰然倒下。

  纸媒与新媒体

  纸媒比起新媒体,究竟有何劣势?为何历史悠久的它竟比不上近几年才火热的新媒体?

  首先,不论纸媒还是新媒体,都是新闻的载体,而“新闻”重在什么?就是“新”,可见它是有一定时效性的。新闻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战争,哪一家首发,哪一家就是胜者。就这一点而言,如若发生一件大事,纸媒只能第二天刊登,而新媒体往往不论何时何地,当即就能编辑发表至网络。

  其次,就是互动性。比起纸媒,新媒体可以实时评论新闻动态,与其他读者进行交流,甚至于作者本人进行切磋,这一方式极大地提高了受众的参与度,彻底颠覆了纸媒中受众的被动地位。

  再者,同质化竞争严重。目前我国报纸多是综合性的,都是面向大众市场,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受众面一致,内容相似度高。谁能在这样的大潮里脱颖而出,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更多的应该是沦落为背景板,这样的报纸也存在的毫无意义。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成本。一份报纸,从起初的新闻采写、审核、编辑、排版、校对、领导签版,到后期的制作、印刷、发行等等,其中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是不可想象的。而新媒体直接就去除了发行成本,不需要纸作为媒介,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了很大一笔开支。

  盘点已停刊的纸媒

  就像网友所说“风行十五年,京华终成烟云”。其实不止《京华时报》,自零几年起,纸媒就开始死伤无数。

  《中央新闻报》

  2009年8月28日,《中国新闻出版报》发布了《中华新闻报》停刊清算公告,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消息,这是迄今第一家中央级新闻报纸倒闭,。《中华新闻报》是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中央级媒体,创刊于1993年5月5日。作为全国新闻行业的沟通平台,《中华新闻报》曾被誉为“媒体中的媒体,新闻中的新闻”。由于没有通过2008年新闻出版管理部门的年检,其停办的原因是“经营不善,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继续正常出版”。

  《心理月刊》

  《心理月刊》杂志2014年9月30日在新浪微博发表声明,感谢大家对《心理月刊》杂志的关注和支持,但因某些因素,《心理月刊》杂志将从2014年11月号起暂时休刊。 已订阅的用户可以换退订,包括纸质杂志与iPad版电子杂志,不过就只能在《嘉人》和《健康之友》2选1。《心理月刊》创刊于法国,创刊仅5年,发行就位列女性刊物第二名。现在全球12个版本,每月超过460 万的高端女性读者。

  《东方早报》

  被誉为上海早报双雄之一的《东方早报》已确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停刊,员工整体转入澎湃新闻网。这份由当时上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创办于2003的一份定位高端的报纸,强调对主流人群影响力,以深度、国际、文化等报道见长,曾在报业市场创下极高的口碑和影响力。

  一鸣网也曾对此进行过一系列盘点,以下为曾经停刊或转型的纸媒:

  2014年初,上海报业集团的《新闻晚报》关闭;

  2015年1月1日,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中国唯一的杂文专业报纸《杂文报》停刊;

  2015年2月,国内著名新闻杂志《壹读》宣布停刊;

  2015年2月15日,陕西《榆林日报•都市生活版》休刊;

  2015年7月1日,中国残联系统唯一的综合性、都市类日报云南《生活新报》停刊;

  2015年9月下旬,湖南知名报纸《潇湘晨报》旗下的《长株潭报》休刊;

  2015年10月1日,上海一家已有30年创刊历史的《上海商报》宣布停刊。同时,《房地产时报》,《天天新报》,《新民地铁》已相继不再发行;

  2015年12月31日,浙江日报业集团旗下《今日早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正式宣布停刊;

  2015年底,《时尚新娘》也宣布2016年1月之后正式停刊,除此之外创刊20年的时尚类刊物《iLook》也将停刊;

  2016 年1月1日,《都市周报》将暂时停止出版纸质刊物,转由线上运营;

  2016年1月1日,《九江晨报》宣布将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停刊;

  2016年7月,艺术圈中两本专业杂志《芭莎艺术》和《新视线》相继在7月底停刊。

  除了上述的例子,还有很多。究其原因,在这样的大时代背景下,纸媒或走向末路,或另谋生路也是必然趋势。

  纸媒的互联网化转型

  在如今新媒体的强势进攻下,纸媒的消逝并不意味着走到尽头。相反,很多纸媒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进行了一些列的转型。

  比如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等不少媒体开发了官方网站、电子版或APP,开始运营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等新媒体账号。且粉丝数量不容小觑,新媒体开始成为它们新的阵地。

  面对媒体转型,《京华时报》也曾做过尝试,在 2012 年5月17日,京华时报云报纸全球首发,《京华时报》成为第一家将图像识别技术与纸媒相结合的媒体,彻底颠覆了纸媒的展现形式、传播方式及运营模式,标志着全新云媒体时代的到来。云报纸的诞生被评为中国传媒十大新闻事件。推出云报纸,每天选择关注度较高、可读性比较强的新闻做“云体验”新闻,可依旧挡不住接下来几年的亏损。

  其实《京华时报》停刊这一事件,恰恰显示出时代的进步,这是产品优胜劣汰的必然结果。在“互联网+”的时代下,纸媒要想在新媒体中立足,必须考量自身生存环境和生存状况,做好自己,坚守新闻理念才是根本,在保持权威性和专业性的基础上,大胆创新,不断推陈出新,推出吸引读者的精神食粮。再者,走向全媒体,在走好自己原本道路的同时,不妨在如今火热的微博、微信等终端进行推广经营,加强官方微博、公众号、网站的建设,勇于借用时代优势,与新媒体互动整合,创造出比过去单一形式的纸媒更有影响力的媒体。

「处理危机公关」

本文标题:忻州税务局有哪些亮眼的危机处理案例?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yuqingjiankong/2615.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控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