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新兴行业中最新的公关危机案例
时间:2019-10-22

桐城新兴行业中最新的公关危机案例

「公关危机处理案例分析」10月16日,原香港迪士尼乐园度假区CEO金民豪,加盟大连万达集团,出任万达文化产业副总裁兼万达主题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负责万达城等主题公园的业务管理。目前,该项人事任命已经在集团内部宣布。  “让迪士尼二十年内无法盈利”,是王健林不久前说的,现在他们好像在想办法实现这句话。

  据外媒消息,10月16日,原香港迪士尼乐园度假区CEO金民豪,加盟大连万达集团,出任万达文化产业副总裁兼万达主题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负责万达城等主题公园的业务管理。目前,该项人事任命已经在集团内部宣布。

  金民豪不仅是香港迪士尼历史上第一位华人总裁,也是实现香港迪士尼扭亏为盈的功臣。

  迪士尼的海外乐园经营模式大致分为两种,一是由迪士尼总部直接运营,比如巴黎的迪士尼乐园,二是特许经营模式,迪士尼参与投资并授权,比如东京迪士尼乐园。前者赔了将近25年,后者是迪士尼海外乐园唯一盈利项目。

  而香港迪士尼乐园的经营模式,采取政府合资和特许经营二合一,2005年成立,亏转盈,盈转亏,它都经历过。

  2008年,正值金融海啸,香港迪士尼亏损10亿元。此前,香港迪士尼都是由老外担任总裁,管理、处事风格洋派,乐园与旅游业、传媒业的关系恶劣。此时金民豪被委任为香港迪士尼乐园CEO,算是临危受命,是乐园的第一位华人总裁。

  金民豪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在就任CEO前,有20多年内地工作经验,1988年在太古可口可乐负责香港及中国区业务,2000年出任旅发局驻北京代表,2001年再任太古可口可乐中国市场及销售总监,负责可口可乐14个中国区市场的业务发展。

  香港迪士尼经营架构特殊,政府是大股东,金民豪由迪士尼公司聘用,因此他20多年在内地为外企工作的经验恰好派上用场,他曾说“道理很简单,大家同在一条船,两个股东的目标都是一致的,我们要知道大家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渐渐减少双方的分歧。”

  所谓双方分歧主要来自乐园新项目——扩建的落地。因为政府是大股东,扩建乐园需要立法会议员拨款,难度颇大。最后,香港迪士尼采取了股东贷款的方式,令香港政府不需注资,最后扩建计划才得以通过。

  金民豪上任后,陆续对乐园做出了如下调整:

  开源:增加项目如巡游、街头表演、商店等等去吸引人群;

  节流:降低运营成本,将人工成本限制在三分之一以内,分季节雇佣员工,旺季多聘请兼职员工,最多占员工比例18%;

  本地化:同时开始落实本地化管理,比如增加本地化特有设施,将中国文化带入迪士尼(例如农历新年时卡通人物会穿中国特色服装、中秋推出迪士尼月饼);

  与旅游业合作:吸引内地游客,增加向内地的宣传及门票营销渠道;和旅行社合作,将客人安排在大长假的不同日子入园,即使在同一日,也尽量分流到上下午。

  本地化服务至关重要,采用特许经营模式并持续盈利的东京迪士尼,就有大量带有本土特点的服务,是吸引游客的重要原因。另外,将本土文化融入在西方迪士尼文化中也格外重要,金民豪认为:“我们在内地做过市场调查,好多人认为如果要看中国特色,不如留在自己家里更好。他们大部分都没到过外国迪士尼,所以想看到的是,终于原著、保留经典文化的迪士尼乐园。”

  改革后,两年内,金民豪令香港迪士尼营收扣除利息、税务、折旧及摊销后,盈利由负转正。2012年,迪士尼首次盈利1.09亿港元;2013年创下48.96亿港元营收,净盈利2.42亿港元;2014年营收54.66亿港元,净盈利3.32亿港元,收入节节攀升。

  直至今年2月,乐园公布2015年财报,香港迪士尼由于入园游客较前年减少70万人次,营收再次由盈转亏,净亏损1.48亿港元。当时金民豪对乐园业务仍旧看好,并寄希望与吸引东南亚客人。可是一个月后,金民豪便以个人理由,辞去香港迪士尼乐园CEO一职,由乐园度假区运营副总裁刘永基接任。

  另一厢,金民豪加入的万达集团,最近也动作频繁,10月13日,万达集团刚刚进行了产业结构的再次调整,由原来的商业、文化、金融三大板块调整为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四大产业集团,全面转型现代服务业。

  万达城主题乐园是文化板块的重要项目,王健林的目标是,4年时间在国内开设15家万达城。万达聘请金民豪,毫无疑问是看中了他对乐园的管理能力,不过与迪士尼乐园不同,万达城不以文化IP为驱动力,商业地产模式是其主要盈利方法。

  这样一来,金民豪可利用迪士尼经验为万达城“注入”文化,但另一方面,擅长玩儿商业地产的万达城,也许会令金民豪“水土不服”。

「公关危机处理案例分析」

本文标题:桐城新兴行业中最新的公关危机案例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yuqingjiankong/2886.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控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