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舆情监控公司告诉你国有企业的网络舆情处理办法有那些?
时间:2019-10-25

金华舆情监控公司告诉你国有企业的网络舆情处理办法有那些?

「危机公关」在这个奖的争夺中,李易峰成功打败了出演《亲爱的》张译、《烈日灼心》中的段奕宏,以及《寻龙诀》中的大金牙夏雨。对,就是那个18岁拿到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的夏雨。  周六(9月24日)晚,因《大众电影》百花奖把最佳男配角颁给了李易峰,一时间,“百花奖打败了演技”、“面瘫式演技登顶”等议论刷爆了朋友圈。

  在这个奖的争夺中,李易峰成功打败了出演《亲爱的》张译、《烈日灼心》中的段奕宏,以及《寻龙诀》中的大金牙夏雨。对,就是那个18岁拿到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的夏雨。

  对此,著名编剧汪海林也禁不住向小娱表示:“大量使用文替,自己台词过不了关使用配音的演员也能入选,就非常不严肃。”

  相比之下,其他奖顿时都显得让人平和许多:最佳女配角给了出演《寻龙诀》的杨颖,最佳男主角则颁给了《狼图腾》中的冯绍峰。

  今天下午,微博上名为“先锋杯团支部”的网友发出一篇名为《直击百花奖黑幕》的长文章,称自己是本届百花奖投票的101位大众评审中的一个,详细讲述了他参与投票的过程,“至少有十个人投了王智,但大屏幕上王智只有3票”、“我们几乎一整排没人点投票器,大屏幕上依旧是总数101票”。

  《直击百花奖黑幕》的长文章

  据娱乐资本论调查发现,这并不是百花奖第一次遭遇黑幕质疑,在第19届里,最佳女配角开出了王嘉和许晴这一“双黄蛋”,更荒谬的是,在开幕式的新闻发布会上,电影节组委会副主任康健民信誓旦旦的承诺:“今年百花奖绝不可能有‘双黄蛋’,即便那么不巧101位评委投出了两个相同的票数,也会重新再投。”但最后组委会,尴尬的承认了这个“双黄蛋”结果。

  这个曾经在80、90年代有良好群众基础的百花奖,现在每一届换一个城市,成为了业内心中“流窜式”颁奖的典型;而每届组委会,据小娱了解,几乎都能从地方政府手中拿到800-1000万的高额赞助;而每年的“分猪肉秀”,则成为地方政府宣传模式下的必然。

  评委自曝选票作假

  首先科普一下百花奖,实际上,很多人叫错了,并没有金鸡百花奖这个称号,只有金鸡百花电影节,每年举办一次。

  金鸡百花电影节有两个电影奖项的评比,一个金鸡奖,由专家评定;一个百花奖,由观众评定。从2005年开始,这两个奖项合在了一起,但各自隔年举办一次——奇数年颁金鸡奖、偶数年颁百花奖,并在全国不同的城市举行,今年选择了唐山举办。

  现在百花奖公开的投票机制是分为三部分:初选,观众投票和现场投票。初选的标准是“在全国院线影院上映且票房不低于500万元或在电视上收视不低于3000万人次的国产影片”,在此基础上,首先由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下属的院线经理进行初选,评选出10部影片作为候选影片;在初选名单中进行网络上的观众投票,最后从投票观众中选出101位评委现场投票。

  我们并不清楚这101位现场评委是如何遴选出来的,今年主办地唐山,则选了25名市民成为大众评委。

  在网络上这篇名为《直击百花奖黑幕》的自曝贴中,这名评委写道:

  “组织大会的领导一直跟我们讲这个评选公开公证,多么真实公平,让我们评选出心中最喜欢的影片及演员但同时告诉我尽量奖项均摊,到后期告诉我们如果领奖者不到现场,晚会直播不好看,并告诉了我们一份完整的到场嘉宾名单,却有说不要影响我们投票,我们曾一度认为自己手中的一票很圣神,起码如我们想象中一样神圣,直到后来慢慢质疑,但想着最终投票还在自己手中的投票器上,大家还是会公证得选出心中所爱,然而我们都太天真......”

  文章详细地讲述了投票过程:

  “在颁奖典礼的上午,大家分组讨论,我只想说最后得奖的男配女配是我们首轮就淘汰不做考虑的,也几乎是所有评委达成的共识,……但领导反复强调奖项均摊,暗示我们谁来给谁。”

  现在,目前这篇文章已在微博被删,该网友也改了微博昵称,小娱无法联系上本人。

  著名编剧汪海林在接受小娱采访时表示,他曾在绍兴举办的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现场,他觉得“就不知道观众的代表如何产生,相当一部分可能没有看过影片,可能只是从观众的好恶来选,但以前的基数大,现在靠一百人来挑选,非常有问题,谁人气高,就投给谁。”

  对于这届百花奖的获奖结果,汪海林表示:“大量使用文替,自己台词过不了关使用配音的演员也能入选,就非常不严肃,没有专业规范,一个奖项是有示范作用的,现在示范的演员是行业里值得表彰的吗,值得推广的吗?”

  年年换城市,政府花费千万要的是明星效应

  因为今年的颁奖结果实在大跌眼镜,前上海国际电影节、电视节掌门人唐丽君也忍不住评论道:

  1)评奖的权威性、公正性最为重要。你以红毯亮度、现场热度、电视收视作为主要评判标准,这么没有底气的事你都能干得出来,如此不自信,又怎能让业界、观众信任你。

  2)评奖和颁奖,玩的就是心跳,其保密性、期待值是极大的热点和卖点,在这方面做文章才是正道。

  3)国情固有不同,操守永留心中。做一天评奖工作,就要用24小时捍卫评奖的尊严,否则也对不起自己的付出,甚至会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留下深深的自责和阴影。

  4)部分获奖人员不能莅临现场,也属正常,每天闲着的人,获奖的概率不一定会高,但是现代科技这么发达,玩点有意义、有意思的视频通话、祝福也未尝不可。

  作为中国电影圈的三大奖之一,金鸡百花电影节最让业内觉得不专业的,莫过于流动式颁奖:每年在全国不同的城市举办。

  也因为电影节能提升城市知名度,它能引来各中小城市政府的竞争,在《齐鲁晚报》几年前的一篇报道中提出:长沙沿线某市举办金鸡百花电影节,向中国影协缴纳了不菲的费用,达数百万。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近几年,“大概是800-1000万的额度”。

  而这种流动式颁奖,则产生了两个恶果:

  1)对内,举办一场高质量的电影节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员来组织,每年“打一枪换一炮”的方式很难形成成熟的团队,也无法提升电影节的品质。而对于举办城市来说,关注度和知名度是最重要的,能否推进电影产业发展并不是首要考虑的。相比之下,每年上海、北京的电影节都会做大量的展映工作,这样也有利于形成当地的观影氛围。

  2)对外,各个中小型城市像申办奥运会一样争取举办电影节,付出了千万级的成本。如果明星不来,就得不偿失。同时,高人气明星肯定比演技派明星更能吸引政府的眼光,这也是这些颁奖越来越重视小鲜肉们的原因。

  在唐丽君看来,为了保证得奖的公正性而不是“谁来谁得奖”,上海节每年都会遇到得奖人无法来现场的情况:“我们会让他录视频,但我们也不会告诉他是不是得奖,而是录一段祝福电影节、祝福观众的内容,这样现场也不会有遗憾。”

  其实,在唐丽君最开始做上海节的时候,因为得奖人不在现场,确实一些领导或观众会有些想法,对此,她认为除了预录视频以外,也可以尽量协调好嘉宾的行程,“比如说我们和上海市外办沟通好,每年都会针对海外得奖人做一个快速通道,在一天内给他们办好签证。”

  同时,评审过程也可以交由国际评委来处理:“他们有自己的标准,不会按照中国的规矩走,这样也能保证公正性。”

  不重视民意,含金量越来越低

  实际上,百花奖曾有过荣光。

  它可是影迷心中整个80、90年代的重要记忆,1980年,百花奖举办时盛况空前,有70多万人参加评选。

  杨颖获百花奖最佳女配

  影评人徐元在接受小娱采访时说:“当时的机制是把《大众电影》杂志上的选票撕下来填好了寄回去,那时《大众电影》的发行量有几百万,每个奖项都是选票投出来的,所以这个奖在当时公信力很大。而现在百花奖没有太多人关注,是因为《大众电影》杂志本身就式微了,也没有好好经营这个奖。”

  另一个非常资深的业内人士对小娱说:“其实百花奖在80年代的火也有虚假的成分,在80年代也是内定,政府先看民意如何,再看跟官方的选项冲突不冲突,有一定的操作性。”

  在本届闭幕式中,被提名影后6个只来了杨颖和白百何,赵薇、余男、舒淇均没有出席名单中,而在获得男主角提名的5人中,冯小刚、黄渤、井柏然、邓超,都没到现场,这也足以可见金鸡百花电影节在从业者心中的影响力。

  汪海林就对小娱表示:“对明星来说,奖项的号召力并不大,所以不得奖就不会去参加,政府为了吸引大明星,就得给对方奖项,于是这个奖项变成了一种交易。现在并不能断定这个奖是交易的结果,但这种模式很容易产生这样的结果。”

  一位曾深度参与金鸡百花电影节10年的业内人士对小娱表示:“对该电影节非常失望”,因为奖项的颁发完全无法让人信服,在退出该电影节几年后,该电影人在小娱面前,表示“已经离开了这摊脏水”。

  因金鸡奖、百花奖是隔年评选,所以每次评选的范围是最近两年的影片,所以《亲爱的》这样2014年上映的电影会出现在候选名单中。除了颁奖,它也并没有像上海电影节、北京电影节一样有电影创投等交易市场,跟电影市场太远也是业内影响力逐渐下降的原因。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从业者对小娱说:“百花奖既不从真正的市场出发,也不从电影文化出发,在未来肯定是含金量越来越低。甚至在业内有个说法是以得百花奖为耻,以不得百花奖为荣。”

「危机公关」

本文标题:金华舆情监控公司告诉你国有企业的网络舆情处理办法有那些?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yuqingjiankong/3196.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控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

服务热线

18098998570

24小时监控

危机公关

品牌维护

负面处理

舆情监测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