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服务行业都有哪些应对危机的手段?
时间:2019-10-25

益阳服务行业都有哪些应对危机的手段?

「郑州网络公关」经纪公司在粉丝团的自我管理中的作用十分微妙,有时,经纪公司会对偶像团体进行隐形管理,从侧面影响粉丝团走上更系统的管理之路;有时,经纪公司是粉丝们共同的敌人。  9月21号,也就是昨天,是TFBOYS队长王俊凯17岁的生日。

  以为我是TFBOYS的亲妈粉呐?其实,除了“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青春修炼手册》,我对TFBOYS 知之甚少,但王俊凯要过生日这事我的确一周前就知道了——事实上,从更早之前开始这个消息就铺满了我生活空间的“海陆空”,甚至还铺向了老外的“海陆空”:

  王俊凯照片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LED大屏

  微博上有段子调侃,老美们估计认识王俊凯的不多,看到这照片可能第一反应是个“huge amber alert”(美国发生儿童绑架案时的警戒通知)。

  截至写稿时,微博上 #王俊凯921生日快乐# 的话题阅读数已经超过13亿。下午14:20分开始的王俊凯生日直播也因人数过多一度导致服务器宕机。

  重庆地铁车身广告、11块时代广场LED大屏广告、独立直升飞机环城飞行、豪华邮轮终身VIP、在冰岛韩国等海外媒体投放……有媒体估算,这次王俊凯的“海陆空”立体生日派对花费在千万级别,并且还有些动作是花钱也不好办的,比如在水立方进行主题灯光展示。推动这一切的力量来自——他的“唯饭”(组合里只追某一成员的粉丝,区别于“团饭”),这些曾用42,776,438次微博转发点击帮他创下过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人们。

  重庆轻轨的全线车身广告

  水立方的灯光应援

  这种追星方式,现在专称为——应援。这种发源于日本的文化(日语:応援おうえん),随着日韩娱乐业的兴起,从体育场的啦啦队散播到娱乐业,并在粉丝对明星的追逐和明星之间人气的攀比之中茁壮成长,本质上成为了现今明星(尤其是偶像明星)与粉丝关系的一种,也自然地孕育出了如今的粉丝经济。

  “应援”的进化

  自2013年8月6日出道以来,这是王俊凯以TFBOY的身份度过的第四个生日。出道之后,每年他的生日也被认为是TFBOYS生日应援大战的开始,随后过生日的两位成员(王源,生日11月8日;易烊千玺,生日11月28日),其粉丝生日应援的阵仗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涯上有一篇发布于2014年的帖子,梳理了当年TFBOYS的另一成员王源的生日应援排场,主要应援方式摘录如下:

  1,在Youtube的亚太地区进行广告投放;(Youtube视频播放前显示的广告平均费率为每千次展示10-15美元;重叠式广告平均费率为每千次展示8-10美元)

  2,助养动物多,多到能开动物园。不完全统计,“源长”的动物园入住了熊猫、北极雪狐、老虎、北极兔、企鹅、北极熊、鲸、小狮子、耳廓狐、树袋熊、雪豹、远东豹、猎豹、云豹、美洲豹、山猫、美洲狮、金钱豹、雪地猫头鹰、豹猫、大象、长颈鹿、座头鲸共23种小动物;

  3,认养了树林,植物园;

  4,命名几颗星星;

  5,包摩天轮

  6、纽约时代广场LED

  7,公交车和轻轨灯牌

  8,奶茶免费喝活动和爱心书屋

  9,其他方式,主要是送礼衣服鞋子手工公益。(周边、媒体合作等)

  要知道,这个时候,TFBOYS刚刚出道了一年。看看以下由天涯网友昨天发出的今年王俊凯生日应援总结:

  TFBOYS的另一成员易烊千玺的生日应援也曾创下纪录。有粉丝为他买下环游世界的机票,终身有效,更有人送上别墅。

  “爱豆”的人气和地位,是粉丝们心理满足感的来源。“爱豆”大过天,所以“应援战争”的主角从来都不是明星本人,而是其各自的粉丝。

  吃瓜群众们一如既往地目瞪口呆,前几年他们对这种行为不解,如今也只在惊讶之余感叹“真有钱啊”。嗨,消费升级嘛,粉丝们追“爱豆”的方式更是这样指数级地升级着。

  一开始,应援方式还比较朴素,主要集中在演出现场。1992年,韩国第一个偶像团体“徐太志和孩子们”出道,粉丝们在现场演出的歌曲固定位置喊出统一口号的方式为偶像加油造势,娱乐应援文化由此而生,这个应援方式被后来组合的粉丝们一直延用至今。

  随后应援的方式变得多样化,为了突出粉丝行动的一致性和规模、以及便于与偶像互动,还衍生出应援物和应援色。“韩流鼻祖”H.O.T的粉丝则将这一切整合起来,初定了偶像粉丝应援的行为规范,他们自称“白饭”,并首创了白色气球、白色荧光棒、白色会服等应援物。

  后来,韩国娱乐圈产生了四大应援海洋奇迹:H.O.T的白色海洋、Shinhwa(神话)的橙色海洋、东方神起(TVXQ)的珍珠红色海洋以及Super Junior的宝蓝色海洋。

  应援色后来在粉丝文化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因为可挑选的颜色不多,而个人、团体偶像层出不穷,常常发生因为撞色产生的两方粉丝撕X事件。

  再后来,应援场景从演出现场扩大到场外,纪念日应援、新作品应援、公益应援等周边应援方式迅速普及,应援方式也从统一服装应援物发展为捐钱捐物,以塑造偶像形象提升偶像的曝光率。

  在韩国,这种应援还衍生出了别具特色的“大米应援”现象,韩语中大米谐意“大发”,应援大米会被慈善捐赠出去。明星新剧发布会后,各大公司都会出大米应援量大字报,大米应援数字即是明星人气指标,2012年,允浩出演《巡夜人日志》,获得粉丝应援的大米32吨,创下当年粉丝大米应援纪录;除了送大米,为了让爱豆在剧组受到照顾,粉丝还会进行食物应援,给剧组所有工作人员送上成百套的豪华便当或者海鲜、水果等。

  2PM粉丝的食物应援

  公交车应援是最常规的应援手段,日本粉丝曾经包下三百辆公交车为组合JYJ做演唱会应援,导致日本交通瘫痪。

  这种应援方式也随着韩流一并传入了进入了中国。2009年李宇春首次触电拍摄电影《十月围城》,有玉米发帖号召全国玉米包场看《十月围城》,一天之内,全国就有18个城市的玉米去影院包场;2010年,Super Junior错失金唱片奖,为安慰偶像,中国粉丝集资1亿1千万韩币制作了一个纯金唱片寄给他们。

  “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经过数字统计以后再定下的方案。外人说我们是脑残粉,我们不在乎,路人不会因为粉丝投的一块LED屏就被圈粉,只有业内人士才会深究,他们决定了王源的资源和曝光度,我们的目标是投资商,是业内人士,是做到现象级,震惊业内。”一位王源的粉丝曾在知乎上这样表示。

  从“追星” (卧室里贴海报) 到“应援”(爱的供养),到底是什么在变化?

  虽说“应援”是起于日本,兴于韩国,再经由韩娱渗入中国,内化为中国粉丝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追星”这件事,却并非舶来品,《世说新语》里的"看杀卫玠",不正反映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女粉丝们的狂热吗?

  然而,行至2010年以前,关于本土明星粉丝的疯狂事迹,能叫得上来的不过一例, “某杨姓女子痴迷刘德华,倾家荡产、累父自杀”,而更多的人不过是买买专辑追个八卦,省钱去个演唱会,要个签名和个影,然后各自在贴满偶像海报的卧室里安静地发个花痴,绝非如今这般 “众志成城”地进行 “爱的供养”。

  所以,是什么在变化?

  高晓松曾在一次访谈中,谈到了这种 “供养式”粉丝追星的心理: “我们喜欢的偶像是什么的呢?是那种肤白清瘦特别需要被保护的形象,让人看着他/她就心疼的。‘我要来保护你,你的经纪人是王八蛋,谁都对我家宝宝不好,只有我对我家宝宝最好,所以我要花钱,你是那么的柔弱’,(粉丝)内心充满了‘我是你妈,我得护着你,为你在网上战斗’的保护欲”。

  可以看到的是,明星和粉丝的关系、势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高晓松的这段话里,也道出了韩式应援文化产生的重要原因。

  一、韩国特有的艺人运作方式

  韩国偶像艺人的主要推动力来源是经纪公司。在一套高度工业化的偶像艺人培养体系当中,其产出要经过选拔、培训、策划制作、营销推广的环节。

  在培训阶段,作为 “练习生”,艺人需要经过2-5年的严苛训练,每日“地狱式培训”至少10小时以上,期间培训、食宿费用则全部由经济公司负责,差不多2到4亿韩币。在这个阶段,艺人是没有任何的收入的,而在有幸出道后,也要跟经济公司签订长达十年的合约,公司抽成常常占了七成,真正到艺人手上的收入,并没有多可观。若是被捧红后的艺人若是想撒手不干了......嗯,反正东方神起曾在采访中透露的是: “解除合同需要赔偿公司总投资额3倍加出道后总收益额2倍的违约金,大家根本还不起,所以只能继续被束缚”。

  于是,当 “都不知道他有多努力”的韩星碰上不断施以压榨的经济公司,在粉丝眼里,那就是喜儿遇上了黄世仁、长工们撞上了周扒皮呀,这情形怎么能忍,于是纷纷挽袖,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开始了 “爱的供养”,不再仅仅是“应援”最初的所谓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而是升级至了经济上的帮助。

  二、“我见犹怜”的审美转变

  这点就不用再细说了。相对而言,欧美的明星光从外表上看就显得强势得多,而你几乎没有听到有他们的粉丝在其生日当天,帮着给上了时代广场的大屏幕;而每每碰到偶像与偶像间的那些龃龉,欧美明星多是本人亲自上场互撕,双方粉丝欣然围观,到了中韩两地,偶像还没开口、正面交锋,往往粉丝们已经冲锋陷阵,拼了亲命地撕了个不亦乐乎。

  三、集体主义传统以及网络给粉丝们带来的归宿感

  还有人将应援文化的产生归功于韩国的集体主义传统, 这种传统强调个人的身份和价值必须在集体中才能显现, 集体目标的实现高于个人需求。从一这点来说,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这一方式会在进入中国后能够迅速地被接纳。

  集体主义在应援文化中的表现是, 一旦成为某个艺人的粉丝, 就会首先寻找歌迷组织, 所有应援活动都在组织的进行下进行。而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原本受困于地缘性,分散于各个角落里的个体被充分凝聚在一起,更是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知乎上曾有人说过这么一段话:

  “偶像作为一个新兴词汇与传统的明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粉丝上。互联网颠覆了传统音乐产业,传统的歌星是拿作品说话,拥有大部分的群众基础但真正的粉丝极少。偶像时代表现出的特点是一个偶像团体拥有大量的狂热粉丝,他们疯狂砸钱买CD、买周边、看演唱甚至追活动,他们喜爱的是偶像本人,关注点并不是作品。而真正因为作品而欣赏该这些偶像的路人粉则是极少数。在偶像时代粉丝们创造的经济利益和价值,引发的轰动话题性往往是曾经的传统艺人所不能企及的。”

  如果说这其中“传统的明星”的粉丝是各自安好静默的1.0版本,“疯狂砸钱买CD、买周边、看演唱甚至追活动”的粉丝是躁动的2.0版本,那么组织化的粉丝团已经是进击的3.0版本了,加之消费能力见长,已迅速成长为娱乐产业中不容忽视的核心力量。

  TFBOYS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成立于2009年,据说创始人在重庆有一定人脉(TFBOYS初始成员王源王俊凯都是重庆人),学校家长两方面都能摆平。但他的主业是房地产,明星经纪只是副业,初期员工也都并非娱乐圈老油条,然而就是这样一批非正规军却打造了中国大陆第一偶像团体。

  TFBOYS的基因就是互联网,这也让他们的影响力注定更广。

  时代峰峻打造TFBOYS时,模仿的是日本杰尼斯公司的养成模式,培养具有偶像潜力的儿童,利用他们的课余时间进行艺术培训,这强调偶像的成长、亲民的概念,不像韩国的偶像工业,更强调优胜劣汰,民众接触到的永远是天赋与努力并重、包装精致的完美化身。

  对于刚起步的时代峰峻——没有相关经验和资源的情况下,杰尼斯模式更容易下手。

  TFBOYS是时代峰峻的第一个产品,2010年时,公司已经开始在TFBOYS的微博上面po内容,大多是公司练习生的日常生活,音频、视频显得并不专业,看不出公司严谨的运营痕迹。

  在微博按部就班地运营了TFBOYS两三年后,2012年范玮琪和2013年五月天阿信的微博转发了TFBOYS的先关内容,微博大V转发让他们真正走进大众视野。之后TFBOYS便进入了事业的稳步上升期,三个成员的微博转发评论量低则上万,高则上百万,后来一首《青春修炼手册》成为了全民歌谣。可以说,TFBOYS是诞生于网络,在网友眼皮子底下成长的偶像团体。

  粉丝圈的自我修养

  在之前《鹿晗的粉丝帝国:疯狂外表下,她们是严守制度的信徒》一文中介绍道,粉丝的结构化管理主要依靠粉丝站子——粉丝自发组织的应援站,规模有大有小,有官方有私人。一切正规的粉丝的集体性活动都要由站子组织,是粉丝的管理小分队。

  这些站子的主要聚集在互联网的各大社交平台,比如微博、百度贴吧、豆瓣小组等。TFBOYS诞生于网络,他们的粉丝天然地就更契合网络化的粉丝管理,更容易过渡到以站子为单位的粉丝管理。

  例如本次生日会主角王俊凯,官方站有王俊凯微吧(小微)、王俊凯后援会官博(博哥)、王俊凯贴吧,个人站有王俊凯姐姐站、BelovedGloryWJK荣光(荣光女神)、KARRYFOCUS王俊凯应援基地(基地)、Karryummy王俊凯应援团(亚米)等在内的29个。

  这些站的日常工作包括前方应援(比如接机、活动应援)、第一时间发布偶像消息、控制微博转发评论、专注投票并分析数据等。站之间也会提供个性化服务,例如王俊凯后援会官博,每天上午9:21发布微博,与小螃蟹(王俊凯的粉丝名)互动、提醒小螃蟹做日常。

  王俊凯的各大站多数在微博,但粉丝并不会疏于对贴吧的管理,有位粉丝曾透露,“并不是说微博转发量和热门话题重要,就可以玩微博而弃贴吧于不顾,贴吧的每日签到、活跃人数、会员数量、帖子数量等指标是有统计并且排名的”。

  如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组织都设门槛一样,想要成为站子,粉丝需要满足各个站的要求。

  各大站聚集在微博,有强烈的媒体属性,因此如果粉丝有记者、编辑、运营能力往往会更容易通过面试。一般站子技能可分为前方与后方,前方技能包括追偶像公开行程的能力、摄影技能、自备单反;后方技能包括修图、绘图、剪辑等。

  不论是普通粉丝还是站子,都需要严格遵守团队规定,价值观不一致,不听从站子指挥的粉丝会因无法适应群体文化逐渐被淡出核心粉丝圈。

  像这次王俊凯生日应援,包括重庆地铁站的王俊凯庆生广告、王俊凯专属私人定制直升飞机环城应援、纽约时代广场11块广告牌等,都是王俊凯粉丝通过个人站子集资做的,非后援会官方行为。因为时代峰峻曾声明过,不允许官方集资、购买周边。

  曾有天涯网友@桂水涟漪爆料,“他(王源)圈不让集资,不让卖周边,全是壕自己掏钱,能做到这样,真是国内头一家吧!”

  但诸如以上的应援活动实际上也是明星的一次大型营销活动,通过粉丝集资,公司可以不花一分钱便可以达到隐形公关、软宣传的效果,为何不鼓励?

  因为应援活动是舶来品,集资活动曾在韩粉圈风靡一时,但时有站子或活动管理者携集资款项跑路的消息被爆。公司禁止官方集资行为,既能宣扬正确价值观的作用,又避免了承担站子可能跑路的责任。

  至于个人站的集资方式也有很多种,包括群内集资、支付宝、owhat等,出资人从学生党到上班族皆有。

  个人站子准备买礼物时,粉丝会与站子一起构思送什么礼物,某杨洋资深粉丝对虎嗅透露,“内容都是大家一起想的,执行的话没有特定要求,有时间的都可以。我们还是不提倡送奢侈品,都是准备一些有心意使用的那种,最后负责人决定。”至于最终的负责人是谁,依据每个粉丝群的不同的画风有不同的人选。

  尽管如此,“大粉头儿”往往还是可以在类似“生日会”等大型活动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另一位某资深粉丝对虎嗅说,“基本大粉头们决定,会在群里公示,官方大群、大站子都会拉群讨论。但到底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每次肯定都有些微不一样。”

  经纪公司在粉丝团的自我管理中的作用十分微妙,有时,经纪公司会对偶像团体进行隐形管理,从侧面影响粉丝团走上更系统的管理之路;有时,经纪公司是粉丝们共同的敌人,压榨偶像不说,也会干扰粉丝团的自发应援。“娱乐硬糖”在整理今年的王俊凯生日应援时,称“去年打头阵的王俊凯生日应援,因为粉丝没有经验,在公司图片授权方面受挫,不少计划中的活动最终取消。今年,为了让自家‘儿子’不再输给另外2人,才有了如此凶猛的开局。”

  可以想见的是,TFBOYS另两个成员王源与易烊千玺的生日应援,正在各自庞大粉丝群里紧锣密鼓地筹划中。那时又会是一个怎样让旁人目瞪口呆的场景与排场?

「郑州网络公关」

本文标题:益阳服务行业都有哪些应对危机的手段?

本文地址:http://www.stocksun.net/yuqingjiankong/3240.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控

本文来源:李白公关

服务热线

18098998570

24小时监控

危机公关

品牌维护

负面处理

舆情监测

微信服务号